滨水城市的建设与发展

秋叶

2018-11-06

14

1

10

  在河北衡水举行的湿地园林与滨水城市高端学术交流期间,举行了一场题为《滨水城市的建设与发展》的大师对话活动。活动由河北省风景园林学会副理事长郑占峰主持。衡水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王世昆,国际风景园林学会(IFLA)亚太区主席、新加坡国家公园局设计署高级署长邓国辉,澳大利亚迪肯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博吾·博泽,亚洲园林协会地产分会副会长、新加坡Tierra景观事务所设计总监梁达民,北京源树景观规划设计事务所总裁白祖华等嘉宾,与法国著名女风景园林师弗洛伦思·梅歇尔进行了一场深入的对话,现场气氛热烈。

  建设滨水城市,建设一个美丽的衡水,这是大家的梦想。首先请大家简单说一句在你们心目当中,最美的滨水景观是什么?将来衡水应该建成一座什么样的城市?首先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描述一下,首先请邓国辉先生简单说一句。

  邓国辉:滨水城市的梦想没有说有一定的方向,大家知道,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强项。对我来说,如何对环境生态担负起应该的责任,对人类能创造一个宜居的家园,把景观跟家园、生态环境融合起来,怎样定位,怎样做出某些特殊的概念,作为有着历史文化的积淀,如果把这一切都融合在一起,能把这个特点带到很高级、很优质的平台,我觉得那就是一个很成功的滨水城市。

  梁达民:我就用十六个字来解释衡水两个字,一个是衡,一个是水。衡量大环境的规划;水系是生命的起源。

  弗洛伦思·梅歇尔:对于我来说,我认为美好的水景观和很多自然的元素联系在一起,比如桂林的山水,还有和人的和谐关系。

  博吾·博泽:一个优美的滨水景观有的时候需要有动态的水景观的变化,并且很多景观的场景人口数量非常少,所以我们想要的滨水景观的人口数量可能并不是那么多。

  白祖华:自古以来,中国的文化里面就有依山傍水或者乐山乐水的关系。不要特意地定义到山或者水,有时候平原地区没有山,那就没有人吗?这里更多考虑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当然这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如果能让这种关系进到我们的心里去,能够产生更自然的心境。

  郑占峰:作为一个滨水城市,在我们每个人心目当中,可能都会有一个设定好的目标、形象。不管怎么说,各位专家从不同的角度解答了滨水城市当中的概念或者心目当中的形象。我们相信,衡水市在城市建设当中抓住历史机遇,建设一个美好的滨水城市也是大家的梦想。今天我们特别请到了衡水市政府的主管市长王世昆先生,对他心目当中的衡水湖应该建成什么样做一个简要的描述。

  王世昆:非常欢迎,参加今天对话会的都是新朋友。衡水这个地方具有北方纯平原的地貌,但是大自然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多河流、有北方地域特色的衡水湖这个资源。所以我们的定位是,具有南方园林特点,具有北方传统文化的一个滨水城市,这是我们的一个愿景规划。

  郑占峰:滨水城市也是很多城市追求的目标,滨水地区往往也是最有活力的地区,它能带动城市的经济、文化等等方方面面的发展,也能体现城市的风貌和活力。近30年以来,滨水地区这样一个话题一直是全世界规划、设计、城市建设领域的一个热门话题,我们知道滨水城市往往具有优美的风景。今天我们想从几个层次推进这个话题,第一个层次,请大家说一说滨水城市具有的水风景的特色,水风景的魅力。我们这个城市里头,怎样的水风景才是美的,怎样的水体形态才是丰富的,精彩的?一个滨湖的城市跟滨河、滨海的城市有怎样的区别?应该怎样突出滨湖城市的特色之美?首先有请梅歇尔女士。

  弗洛伦思·梅歇尔:我还是以法国的例子为主,在我们法国,近期很多城市都向河流开放,也就是说,我们的滨水地带都要进行自然化,有这样一个政策。我不认为有某一种最美丽的水景观,是这些水的特点造就了它的美丽,比如说湖面给我们的是一种很沉静的体验,海滨城市的建设都要考虑的是海水这样一种强大的能量方面的美感;河流边上的城市更多的可能是水的流动的美感。

  郑占峰:谢谢,把水的美展现出来就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水的形态分成平静的,流动的,跌落的和喷涌的,如果加上气体的水就是雾状的,固体的冰、雪,不管怎么说,把水的特点做出来就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刚才大家也听到了梅歇尔女士的讲解,希望城市对水体是一个开放的空间,而且把水的特点展现出来。

    把水的特点怎么揭示出来,在城市当中怎么样展示水体的魅力给我们做一个简单的解答。

  梁达民:这个课题要从一个大的框架来看,通常我们做城市设计的时候,我们公司考虑四个重要因素,一个城市是否能带给住在这个城市里的人好的未来,所谓好的未来很简单,就是能不能友好的工作,能不能有好的生活,当你有好的生活,你有钱了,你就不会做坏事了,就可以享受你的人生。这个条件下就是安全,一个城市必须要安全,如果一个城市不安全,设施再好,人们还是不敢去。第三要方便,当一个公共场所安全的前提下需要做到方便,要很方便地去公园,在衡水就是靠着湖边,这个湖如果可以让大家很舒适,因为它已经有了舒适的生活,可以很安全的去到公园,是开放的公园,是舒适的,又可以很安全。最后一点就是城市有没有独特的一面,独特的一面必须要从地理、水源着手,是独一无二的。

  郑占峰:安全是前提,再加上特色。今天下午有专家讲解的时候谈到色彩,在新加坡一年四季常绿,但是在我们北方可能有一些季节的变化,邓先生,你来解释一下季相之美。

  邓国辉:在我讲季相美之前,我想说美来自个人,是个人的审美观,个人的直觉,觉得是美还是不美。当我们看一个景观,有两个基本的看法,一个是园景来看,我们看这个景,这个角很美,它有这么壮观的景色。第二是亲密度的观赏,享受、体验景观。怎么样去体验,怎么样去观赏,掌握这个平衡很重要。

  讲到四季的美,新加坡没有四季,只有多雨还是少雨。四季对个人来说,也是一种亲身体验,有些人喜欢夏天,有些人喜欢冬天,有些人喜欢秋天,所以各有不同。当自然的景色带给你这种美,还会牵涉到你的记忆,美好的时光。当我们在景观方面的美观掌握好以后,你是怎么样把人带到美景去观赏,怎么样把他的家人带到美景去观赏,让他产生美好的回忆,他们又再回来。你的景就会一直把人持续的带过来,人家就会一直回来,说我很喜欢这个景观,因为这不只是体验,而是一个回忆。

  郑占峰:美和审美的问题,您这个解释非常好。我还有很多问题想一一展开问,包括水中的倒影,包括冬季的冰雪之美,包括生态健全之美等等。时间关系,我不想再往下延伸了。衡水是雄安南边第一个设区市,衡水湖的发展一定会充分揭示水体的自然之美。请王市长来解释衡水湖在城市规划建设当中所追求的目标,怎样展现水体的城市之美?

  王世昆:这个问题我想借着刚才梁先生讲的,一个城市的发展模式要有它的特色。华北平原有两个单体面积比较大的湖,一个是白洋淀,一个是我们衡水湖,我们国家搞的雄安新区战略规划它是南淀、中原、北城这样一个发展总体布局规划。为了跟雄安保持一个层面的规划理念,我们也邀请了给雄安新区做规划的中规院,为我们做了衡水湖的城市总规的重新调整,我们是三城围一湖,也就是桃城区、滨湖新区和冀州区环绕衡水湖。原来叫环保衡水湖,雄安新区出台以后,环保不好,如果建设离湖太近就会伤害衡水湖的自然之美,这样就以北方其他城市不同的建设模式,来建设我们的主城区,我们叫组团式围湖。把衡水湖作为城市的一个重要水面来保护,要让到衡水旅游、观光的人能够享受到衡水湖的自然之美,同时让居住在这个地方的人享受到平静水面带给我们的一种享受。

  北方的居民一般都向往有水的意境,我们恰恰利用衡水市区里面历史上给我们留下的这几条河,古黄河、古漳河、滏阳河,它的长度大约都在10公里以上,我们把水的体验活动都放在河的周围,又享受衡水湖带给我们北方人对水的渴望的一种享受,这就是我们水城的建设理念。

  郑占峰:谢谢王市长!衡水市资源上得天独厚,在华北大平原上有这么大面积的一片水真的非常难得。市长作为主管规划建设的领导已经胸有成竹,对衡水的发展已经想得很透。刚才他也提到了滏阳河,在这我要紧接提问王市长,这些历史古迹、历史遗迹如何在建设中得到更进一步的尊重?

  王世昆:我们每一条河流都有它的历史典故,比如说吴公河,是一位安徽到我们北方做官的叫吴汝纶的先生,当时在光绪年间修的一条渠,解决当地的排涝和耕地问题,至今的吴公渠上面仍然有他当年修建的一条水道。所以我们按照自然修复的理念,把它保持原来吴汝纶先生修建的理念,让我们既享受水城的自然之美,同时又享受到历史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对人民的一种传承,让人民不忘历史,记住乡愁。

  郑占峰:保存城市的记忆。衡水的历史上也是非常辉煌的,历史积淀也非常深厚,在走向现代化的进程当中,依然能保持城市的记忆,这是一种非常好的做法。

  白祖华:衡水我不熟,但是如果谈到滨水城市我们很容易想到杭州,想到西湖。但是我也在想一个问题,这个水真的这么好吗?我有一年10月份去杭州,也是开这么一个会,最后那个蒸汽蒸得我两天没出宾馆。所以我在想,到底水好在哪儿?西湖也是一盆水,它也是一盆水,它俩之间有什么区别呢?后来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们老祖宗也揭示了这个问题,是容器的关系,真正装水的容器决定了水的好坏。想想我到底是喜欢西湖呢还是喜欢杭州呢?我每次去都去喝茶,去吃鱼,去找朋友谈心,闻那些花香。这个就是给衡水建设一个很好的建议,一个城市真正的魅力是水和城市融在一起,成为一个部分,这才是最主要的。

  王世昆:关于白先生讲的杭州西湖的情况,我们学习杭州人敢于突破、敢于创新的理念。首先我声明一下,衡水湖单体水面面积是西湖的11倍,但是比它大,但是杭州西湖这么多年的建设过程中有一个垢病,就是它的周边建筑离水面太近了,到夏天的时候,水蒸气让周边这些建筑里的人们感觉到不舒服。所以说杭州西湖就搞了一个西扩,西扩就是扩大了水对杭州西湖的影响,平台更大了。我们衡水市还没有建设,所以就有意的在规划条件上,把衡水市周边的尺度放大。我们在搞一些建筑的时候,摆放一些单体建筑物的时候,要尽可能离衡水市远一点,让人们不承担很大体量的情况下,尽可能对衡水市减少影响,来享受衡水市的自然之美。我们叫近水不进水,这是我们对衡水市的发展建设理念。

  郑占峰:合理的掌控城市和湖体之间的尺度,掌控它的空间布局。这样也就提到了下一个话题,城市总体的布局跟水体的关系,跟周边乡村的关系,乃至和将来要兴建的公园、绿地的关系该怎么把控,各位专家这方面都是大师,有请邓国辉先生再一次把您的宝贵经验跟我们做一个简要的介绍。

  邓国辉:我们在新加坡做规划,想的不只是五年,我们是想十年、二十年到五十年,当我们能想到那么远,不仅要想到现在的问题,也需要想到一些未来的挑战,这些挑战可能来自我们不可以控制的局面。打个比方,气候的变化,尤其是滨水城市,如果气候变化,水涨或者潮落,到一个阶段是不可以承受,或者对生态环境有害,我们会怎么处理?在不同的情况下,如果潮涨到某个阶段,需要在周边边缘再退吗?现在无法给你很正确的答案,因为第一我也不知道衡水市周边有些什么东西,但是我们需要想的是,不只是居民,不只是企业或者农村,在总体规划的时候,要把十年、二十年的未来状况放在规划旁边,第一个规划草稿会影响到什么程度,如果二十年后的一些问题进来,这个草稿会被影响吗?我们会一步一步进化。因为总体规划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所以我只能说,第一在规划当中不只是从平面上看,也要从立体上来看。衡水市有着很丰富的生态环境,鸟类、潜鸭都会变成需要保护的问题,需要怎么样增强它们的生活环境,在规划当中需要考虑到。我早上也讲到,如果衡水市只能有这样复杂的生态环境,我们可以把这些生态环境慢慢引进城市,制造更多的栖息地,那么这些鸟类就会有更多地方去繁殖。

  郑占峰:不仅是城市不应该围着湖,而且湖还应该向城市渗透,把湖水引入城市,让城市的生态功能更强大。这个提议非常好,要防止把城市建设成围着湖形成的水盆一样,把湖变小了,而是应该把水做大,把水文章做足。王市长在这个问题上,肯定也有很深入的设想,我们知道衡水市是想走组团发展的道路,衡水在下一步发展当中,如何处理城市、湖体,包括湿地,将来的公园以及乡村之间的关系?是把它对立起来,矛盾起来,还是协调起来,怎么协调,请王市长再给我们做一个解答。

  王世昆:刚才讲我们走了一条与其他地方中心城区不同的城市发展道路,就是我们走组团式发展的模式。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就是刚才专家讲的,把衡水市水体和城区里面重要的河道进行连通,让这些水动起来,就靠我们的力量是完不成的,我们需要加入一些助力,让水循环起来。这个过程我们正在实施,正在招投标阶段,到明年,市区的主要河流第一要有流动的水,第二这条水在小面积范围内和小泾要有一些创新,让人民享受北方的园林艺术。

  刚才讲到我们如何解决组团发展的过渡问题,在城市和衡水湖之间,沿着它的自然地貌和自然生态,要建一些公园,要搞一些和农村观光农业或者旅游农业相关的观光带,再加上公园,再加上河流,然后再靠近衡水市。形成这样一个梯次摆布的总体布局,使衡水城区既有农村的乐趣,又有南方水城的享受,又有衡水市的自然之美的享受,整体布局这样展开,既有组团式发展的总体布局,又有各种形态分布的一个城市


  博吾·博泽:从很多方面都可以提升蓝绿空间,除了从政府的机制和管理方面以外,还有当地人对蓝绿空间使用的需求也需要增加;同时每个人对于蓝绿空间的需求以及使用的权利也需要增加。这是全世界很多城市都面临的问题,包括澳大利亚。

  郑占峰:非常感谢!白先生今天下午的演讲题目是说了北戴河的鸟类,我觉得这个题目非常好,您当时说北戴河就让做这么一点点空间,可能还没有把您心目中想做的蓝绿空间的内容释放出来。衡水市现在有一幅美好的画卷展现在我们面前,今天晚上您是否就衡水市的鸟类保护蓝绿空间给我们提出好的意见?

  白祖华:对衡水不是很了解,北戴河因为有一个候鸟通道,所以有天然的条件。咱们这边有这么好的水域,肯定会形成很好的生态系统,所以鸟类的存在、繁殖甚至扩大就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不光要做绿规,而是做城市设计,把城市的水、建筑,包括绿地全部规划在里面,包括人的行为。很多相对比较老一点的城市人也没有活力,绿地系统没有形成体系化,最后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全部断掉了,所有造成使用效率的降低。这是一个城市绿化建设里面应该打掉的弊端。

  郑占峰:谢谢!说到这个话题,我还想想到,我们要保护鸟类的生存空间,还要让人生活得很舒服,城市还要发展,未来的生活岸线、生态岸线怎么样合理的控制,怎么样让鸟有充足的空间,怎么样让人生活得很幸福,我们请梁达民先生,站在您的视角,给我们这几个内容把把关,提提建议,我们的湖区是一个自然保护区,我们的城市又如此充满活力,又临近京津冀一体化核心区域,将来的发展动力又这么足。未来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该把握什么样的问题?如何把握?

  梁达民:我很同意白先生说的话,我对衡水市不太了解,所以从专业的角度不能说太多话。但可以说我知道的事情,我知道一个城市的发展,就新加坡来讲,规划是生死的问题,而不是选择的问题。新加坡如果注意看,现在的城市原本就是一个湿地,原本就是一个森林,为什么选择完全不要森林,而积极的把容积率提高呢?理由很简单,我们只有一个这样的小岛,但是湿地有吗?有,因为要保护别的湿地,他选择了在这个城市不应该再搞太过生态、占太多面积的东西。我们当然有城市的植物园,但是在边上,有些地方有植物,但是有些地方定下来就是一个城市的边缘。

  另外一个是尺寸的问题,新加坡的滨海湾尺寸宽大约400米,长大约1.2公里,400米是填涂的时候考虑过一个问题,就是视线,在400米的时候,对岸的城市面貌还是可以看到,看不到人的脸,但是还是可以看到对面的活力。在衡水这么大的衡水湖,如果在边上建造一个城市的话,这个边和另外一个边的距离太大了,互相呼应的效果就没了。所以衡水需要考量的是尺寸,还有一个衡量大环境的规划,所谓大环境的规划其中一个就是人口,如果人对衡水带有非常高的期望,可能你的高铁来了,就业机会更多,自然人口就会增加。人口增加的第二个问题是,你要横向发展还是纵向发展,容积率有多少,向横发展,占地面积就多了,跟大自然的冲突就多了,所以从很多方面去考量。从基本的生死问题着想,把有选择性的问题先放到一边。

  王世昆:尤其是近上半年,我们在就在这个会议室召开了一次的专题研讨会,更坚定了我们保护衡水湖的愿望,所以我们正在积极申办国际重要湿地,国际重要湿地的目标来管控好我们周边的建设和规划。刚才梁先生讲到,城市的设计不单要把蓝绿规划管控好,同时要把容积率、限高,甚至业态都要管控好。我们对衡水湖周边,尤其是现在居住的地方,既有的建筑对环境影响不增加的情况下,要严格管理。所以我们把衡水湖岸线向远方推一公里,有的地方推两公里,不搞任何建筑,保持它的绿色、生态、自然的环境。

  衡水湖周边建筑容积率控制在1.5到1.8,业态以教育、旅游和科研、总部研发,对衡水湖低影响的业态为主。从这几个层面上减少人为对衡水湖的影响,让它真正成为鸟的天堂,人类享受的乐园。

怎么样保证水岸地区是充满活力的,从经济、从文化的角度。

  弗洛伦思·梅歇尔:我想先回应一下您刚才提到的城市蓝绿空间的建设和规划问题。我认为,这样的蓝绿空间一定要有一个连续性,它可能是一些线性的结构,保证生态生物迁徙的基本要求。同时还可能是一些大型的蓝绿空间作为它们生产、繁殖的核心地带,形成城市的蓝绿网。生态肯定是作为一个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再来谈经济的问题。

  举一个法国城市的例子,在法国北部的一些地区或者波尔多、里尔这样的城市,他们有这样的成功经验,通过城市景观和生态价值的重新挖掘,来激活一些可能经济上没有那么发达的地区的活力,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波尔多这个城市的建设,近期是通过加隆河流过波尔多的一条河,河岸的生态包括景观的改造,包括地上的有轨电车的城市规划项目,对波尔多这个城市的面貌有一个全新的改变,这些城市、景观和自然的改造项目成为了波尔多这个城市新的吸引力,从而带来的经济吸引力。

  当地原有经济模式非常重要,前段时间我们中标了一个济南的项目,如何把生态和景观的网络梳理好,在此基础上发掘原有的手工业经济方式,作为对当地文化上、经济方面的重新展现。生态、旅游、经济是不可分割的。

  我们知道,在塞纳河边上有很多非常精彩、有活力的城市空间。我们也知道在新加坡的很多城市空间带动着整个新加坡城市的繁荣,我们特别想请邓国辉先生把新加坡是怎么让城市充满了活力,让城市的经济、文化、社会的活力一直在释放,把新加坡的经验再给我们简单地讲一下。

  邓国辉:讲到活力有很多方面,我们也知道活力来自什么行业、企业、娱乐,这些我不说。当我们做景观绿色,怎么让景观绿化有活力?第一就是人怎么利用景观和绿化。最重要的是,如果绿化只是看绿而没有五感去感受,这个体验就不全。当鸟飞进不同的居住环境,跟鸟早上叫的声音或者上午、中午的声音让人家感觉到你活在很有魅力的环境里面,你的心情、压力就会疏解。这是来自生态方面的活力,而且这个活力很重要。我们怎么样让城市恢复景观的活力,就是从花园城市变成城市中的花园。

  不要以城市围湖,而是让湖透入城市。你们已经有一个城市湖景,为什么不可以有一个湖景中的城市?就像从花园城市到城市中的花园。所以活力可以从这些不同方面,当渗透到每一个家园、公司、办公处或者基础设施方面,人家就会感觉到这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城市,很有动力,有丰富生态环境的一个城市。

  白祖华:我的想法也许跟市长的想法有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我们现在有一个衡水湖,有一个城市,有点像美国的国家国家森林公园,一个森林公园保护起来,旁边一个城市。美国的森林公园还是别的地方的森林公园,它周边没有城市,只是一些很小的村和镇。市长先生,我想的方法可能跟您不太一样,城市和水体之间不应该是这么一个关系,而应该是让它渗透进来,让市民真正享受到,这才是好的方法。

  刘利剑:非常谢谢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做一个交流。今天下午因为时间原因,很多要讲的东西没有展开来,讲的都是比较笼统、比较大的认识。关于一个城市有一个水体,这是一个非常宝贵的资源。对于衡水来讲,我本身也不是很熟悉,来到了衡水湖边上,还是有必要对于衡水湖,无论是从一个城市的角度来讲,还是从里面的一个人,包括一个来访者的角度来讲,这样一个资源还是要好好保护和好好的利用。

  在下午的讲座当中我也提到了,我们中国人会有一些基于农业社会带来的"乌托邦"式的思想,我们对这样一些资源,因为过去人改造能力的问题,无论你怎么用它,都在农业社会里,对这么大面积的水资源很少会对他产生毁灭性的影响,当然也有,像洞庭湖,是因为人口的增加,农业的扩展,把洞庭湖周边的湿地都侵占掉了。但是跟今天工业污染所产生的危害相比,还是要远远逊色。在衡水湖的开发和利用上,还是要注意避免工业对它产生的不利影响。

  至于刚才王市长提到的组团式发展,在我们平原城市当中应该是一个比较恰当的方式,比较有利于在平原上展开,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可以控制它的速度和规模。

  刚才几位嘉宾也谈到了,除了从大的方面我们来控制绿、蓝的面积和线条之外,还要从一些比较细致、微观的个人感受方面,包括对其中美的感受,如果没有这些东西,我们仅仅从大的框架上去控制它,那它对于我们个人来讲,意义恐怕也不大。这个就是以前我们在规划上经常会犯的错误,后来才会出现城市设计来弥补,来修订这样的错误。从今往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每个人自身对于生活美感的要求也会越来越多,生活美学这样一个概念无论是在你的个人生活当中,还是你的城市周边,包括与在整个大的城市的层面上来制定政策也好,做导则也好,它应该也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

  朱卫荣:公园城市是习总书记提出的城市建设奋斗目标,过去讲的很多都是生态园林城市,我们在这方面进行了很多探索和实践,做了很多工作,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现在围绕公园城市这么一个奋斗目标,也进行了一些思考和探索。公园城市首先是让我们城市的绿地系统更加完善,让我们的城市更像一个大公园一样,在生产、发展、进步,让所有的老百姓都生活在一个城市的大公园里面。

  同时,我们讲的公园城市更多的为老百姓服务,我们更多的讲公园绿地的便捷性和服务性,更方便、便捷的服务于更多的老百姓。

  第三,公园城市更多的让我们的公园向公不向私,为更多的老百姓提供休闲、健康、娱乐的生活需求,也是为了满足更好的解决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工作需求和目标,为这个目标奋斗和努力。无论是公园城市也好,景观城市也好,都是我们发展的方向和奋斗目标,为了更好的改善城市的人居环境,改善老百姓的生活需求,满足更多老百姓对于未来生活和发展的目标需求和需要。

  王世昆:我们在编制城市建设的规划导则里面,专门对衡水湖保护和利用的度上做了研究,作为国家级的重要湿地,和下一步要申办国际重要湿地,它都有强制性的人为影响的限制条件,所以在这方面一定会严格按照重要湿地的保护标准,同时又不死板的把衡水湖作为一个与人、与自然隔绝的一个自然生态,让人民享受不到衡水湖的自然之美。所以我们在业态的研究上和布局上有一个想法,大家应该看到,我们在发展产业里面,其他的滨海城市,包括一些南方、北方的城市都讲到养老地产,我们所有的文件里面、讲话里面都没有发展养老地产,我们发展的是运动、休闲、健康地产。为了提高城市的活力,减少不动人口的引进,增加流动人口在衡水的活力,所以专门搞了一些活动,比如说每年搞一次国际马拉松比赛,那个是受众面很广。另外最近要搞小众式的,像国际象棋、围棋一些高端化的人群进来。同时还要利用市区里的河道,建设一个普惠式的体育运动公园,让公园就在居民居住旁边。

  让城市具有活力,居住人口又不是那么多,所以提了“4个100”,衡水湖的水面是75平方公里,下一步通过生态布局,达到100平方公里。城区建设100平方公里,周边种树100万亩,人口控制在100万,这个城市非常宜居,有一个慢生活,高端人群引进,高端产业、高端业态引进,既有活力又有生命力,它的产业也会对城市的发展有强大的支撑。所以不同于一些产业结构比较重的城市。这是今后整个城市的总体规划。

  弗洛伦思·梅歇尔:祝愿衡水在发挥生态、文化、历史多方面的优势下,建设更美好的城市。

  博吾·博泽:无论是怎样的一个未来愿景和发展,都希望不要一味的向一个方向发展,比如经济的方向这种一味性的发展。我还想提一下关于刚才讲到的城市活力的问题,其实城市活力包涵了从年轻人到中年人到老年人,不同区间的年龄层次以及不同形态的生态系统,是非常多元化的造就这个城市整体活力的现状。

  我还想补充一下之前讨论的花园城市、公园城市,花园城市这话题已经有一百年的发展历史了,当下我们应该重新来理解这个概念。因为往往我们想到花园城市是一个物质空间的改变和塑造,但是我觉得这个社会空间也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因此当下对花园城市的理解应该加入社会和人文的元素在里面。

  白祖华:一个城市拥有一片如此大面积的水,真是一种福分,是天然的优势,别人无法复制的。从衡水的角度来说,只要善待这片水,就能有很好的明天。我也想提醒一下市长,刚才梁先生也说到这个问题,水面到一定程度以后,它的尺度已经是非人的尺度了,在使用上还需要一些技巧。

  邓国辉:在我总结后面的梦想之前,来之前就在网上搜寻了一下衡水的报道,看到很多衡水湖、衡水生态的保护,所以我希望十年后或者二十年后,能够看到一个魅力湖中之城,保护衡水,而不是说一个湖,而是整个城市。

  梁达民:这个关系最终还是一个字,爱,爱护大自然,而不是用法律。当你的水面渗入到城市里面,蓝的那条边缘就越来越多。在新加坡的滨海湾的水是水库,在城市里面有一个水库,是需要大家去爱惜的,为什么?因为街边水沟的水始终会进入水库,所以大家从街开始就不能丢垃圾,要进入水库的水就是雨水。在衡水一个湖,如果从这个角度爱护你的湖,爱护城市里面的人,我希望有一天衡水人说我来自衡水是一个很骄傲的事情。

      衡水具有立法权以后,我们定的第一个法律就是《关于衡水湖水质保护条例》,今年刚刚通过,这是我们具有立法权以后的第一个地方法规

相关经验

相关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