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正规划建设一个地下公园,它将栽满香草和蔬菜

你不懂我

2016-10-16

71

1

10

这里曾是一个运行了 40 多年的电车车站枢纽。
本文来自《好奇心日报》,更多好文章请在各大应用商店搜索 “好奇心日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人们一直努力在纽约市的各个角落增添葱茏绿意——在高耸的摩天大楼之间栽种植物,将曾经的军事哨所、废弃的铁轨改造成绿化空间,甚至在垃圾填埋场的顶部铺满植物。
但这显然仍不足够。所以,现在这座城市的地下层成为了开拓更多绿化空间的目标,而城市的地下层一向是地铁、污水管道和老鼠的营地。
目前这项计划已经在进行当中。支持者说,这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地下公园。

曼哈顿亚瑟斯街(Essex Street)的一间演示实验室展示了低线公园(Lowline Park)建成的成果。 图片版权:Ramsay de Give / 《纽约时报》
曼哈顿下东区威廉斯堡大桥附近的一个废弃电车车站将由一个非营利组织负责改造成为一个绿化空间。该组织花费多年时间来研究测试太阳能技术,希望能通过高科技面板采集地面上的阳光,透过光导管传送到地底下,再发散出来照亮地底的空间。


该实验室的核心部分是一座拥有 3000 株植物(植物品种超过 60 种)的花园。图片版权:Ramsay de Give / 《纽约时报》
这个名为低线公园(Lowline Park)的地下公园占地面积 0.4 公顷,位于德兰西街之下,建成后,这里将成为一个栽满香草和蔬菜的“四季公园”。为致敬这里的历史,负责将这个旧车站改造成为公园的地下发展基金会(Underground Development Foundation)保留了这个旧车站的部分设施,包括一个老旧的货摊、U 型电车轨道和鹅卵石地面,让它们与新的休息长椅与游乐区融合在了一起。
负责住房和经济发展的纽约市副市长艾丽西亚·格伦(Alicia Glen)表示,低线公园将为纽约这个人口稠密的地区创造更多的公共空间,并可能成为其它城市效仿的榜样。关于这座地下公园的提案已经引起了伦敦、莫斯科、巴黎、韩国首尔等地政府官员、城市规划师和开发商的关注。
此外格伦也承认:“它(低线公园)称不上是纽约市最受欢迎的房地产。”当纽约市征集关于这个地址的改造建议时,仅收到一个提案,那就是低线公园。她说:“说实话,大多数人都不会觉得地下是一个令人开心的地方,这个项目的确需要丰富的想象力和乐观的态度。”

亚瑟斯街实验室内栽种的一棵凤梨树。 图片版权:Ramsay de Give /《纽约时报》
有一些大胆的人表示他们对于在自己脚下建造一个公园的想法很感兴趣。35 岁的纽约摇滚乐队 Airplane Mode 主唱兼吉他手戴夫·威斯克斯(Dave Wiskus)正带着他的意大利灵缇犬前往德兰西街,他说:“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很酷的地方,适合朋友一起聚会。如果不愿尝试新事物,我们就不是纽约人了。”
但是也有人担心地下的空气会十分浑浊,甚至会碰到老鼠和其他害虫。47 岁的建筑工人罗宾·马尔科姆(Robin Malcom)表示,单单是乘坐地铁已经让她觉得受够了地下的世界。在地下她会觉得自己被困住了,十分孤立,如果再有恐怖袭击,感觉更会如此。她说:“我希望能待在地面上的公园。”
低线公园执行董事丹·巴勒希(Dan Barasch)表示,除了花园之外,园区还将设有用以清新空气的通风系统,也会配备专职安保人员。他说,地下公园将会保持清洁和得到良好的维护,垃圾会被迅速清理掉,以防止产生鼠害侵扰。

实验室内设有一个重新定向阳光的系统,被称为“遥控天窗”(remote skylights)。图片版权:Ramsay de Give /《纽约时报》
低线公园赢得了当地社区委员会和部分民众的支持。但位于曼哈顿下东区的社区发展和住房机构双桥社区居委会(Two Bridges Neighborhood Council)的主席维克多·帕帕(Victor Papa)表示,虽然他愿意给这个地下公园一次机会,但也仍持怀疑态度。
71 岁的帕帕说,他不希望这个地下公园成为一个吸引社会名流、富裕阶层等与这个社区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的地方。他认为,既然是使用公共土地建造的公园,作为回报,园区应该为当地的孩子提供免费科学项目和其他活动。当地的许多孩子都来自低收入和移民家庭。(巴勒希表示的确会有相关的计划。)帕帕说:“公共财产应该要让公众受益。”
低线公园的建设预计耗资 8 千万美元,目前仍面临重重障碍,并且最早也要到 2021 年才可能正式开放。负责监督全市的公用土地的纽约市经济发展公司(New York City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要求地下发展基金会在 7 月之前提交一份详细的设计方案,并提出了筹资至少 1 千万美元等条件。市政府官员目前还没向该项目提供任何资金。
该公园将重建威廉斯堡大桥车站的部分设施,这里曾是一个运行了 40 多年的电车车站枢纽,于 1948 年关闭使用。乘客会在车站下层等待乘坐从桥上驶来的电车,之后电车将沿一个 U 型轨道调头行驶。
44 岁的纽约交通博物馆副馆长约迪·夏皮洛(Jodi Shapiro)说:“这是扩张布鲁克林与曼哈顿之间公共交通的新措施。”据他统计,这些年来一共有 14 条线路通过这里的无轨电车轨道。
电车服务中止后,桥上的电车轨道被汽车车道替代,这座车站的地下层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公众所遗忘,直到建筑设计师詹姆斯·拉姆塞(James Ramsey)听说了这个空间,并开始四处打听。39 岁的拉姆塞想让这个地下空间充满光采,使其重奂生机。通过朋友介绍,他认识了 Google 公司的前营销经理巴勒希。

低线公园执行董事丹·巴勒希(左)与建筑设计师詹姆斯·拉姆塞。图片版权:Ramsay de Give /《纽约时报》
当时是 2009 年,由货运铁路线改造而成的高线公园(High Line Park)刚刚在曼哈顿西区开幕。随着两人深入谈论建造这个地下公园,人们开始称其为“低线公园”。这个名字最后被沿用了下来。
为了展示低线公园最终的成果,他们在 Kickstarter 网站上发起了众筹,筹集了 10 万美元,用于在 2012 年举办一个为期一个月的展览。他们最终筹得了超过 15 万美元。他们将一个黑暗的仓库改造成了一个公园,在园内一座长满青苔的山坡上栽种了日本枫树。这个展览获得了超过 1.1 万人次的参观。
去年,第二轮 Kickstarter 筹款活动共筹得了 22.5 万美元,用于在距离低线公园选址地几个街区之外的亚瑟斯街建造一间演示实验室。他们与韩国的 SunPortal 公司开展合作,安装了一个重新定向阳光的系统,他们称之为“遥控天窗”。安装在建筑楼屋顶的跟踪反射镜能追踪天空中的太阳,将其光线反射至酷似巨型潜望镜的弧面光学镜。聚集后的光线通过光导管向下反射至三个安装在实验室天花板的光孔中。一个 9.1 米宽、由铝合金面板制成的“太阳篷”在下方发散光线。在阴天时还会有一个备用的 LED 灯系统。
该实验室的核心部分是一座郁郁葱葱的花园,拥有 3000 株植物,植物品种超过 60 种。蕨类、苔藓和蘑菇与西红柿、洋葱和大蒜一起茁壮成长。后来薄荷长势很好,每天都得修剪(工人会把它加到自己的三明治中享用)。草莓也已经熟到可以吃了。但并非所有植物都能在这里存活下来。啤酒花枯萎了,一棵咖啡树长得实在太纤细,最后也被拔掉了。
拉姆塞最喜爱的植物是 6 月时在天台两块砖之间发现的一棵绿色白蜡树,后来这棵白蜡树被移植到了地面上。现在这棵被种在花园中心位置的白蜡树已经有 60.9 厘米高。他说:“这家伙是个幸存者,就像一个真正的纽约客。”
包括首尔市长在内的 8 万多人参观了这间演示实验室。在这里人们可以触摸植物,这里也很欢迎大家来逗留。人们会在这里举办瑜珈和冥想课程,还有孩子在这里玩寻宝游戏。园内举办的一个课后活动已经为 2000 名中学生提供了科学和数学课程。
巴勒希认为,这间实验室说明人们已经做好了迎接一个地下公园的准备。
他说:“每一天,在纽约的人们都在努力争取多一点空间、多一点可以去的地方、多一点自然,人们热切地希望能多种一棵树,或者在自己的街区能多一张长椅。 这个城市的每寸土地都太珍贵了。”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www.zmescience.com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亚特兰大有个新计划,说是要在铁路和高速路上面建公园
你想过有朝一日公园可能会建在地下吗?
他给“台湾民歌四十年”拍了一部纪录片,但不是要召唤那个被神话的年代
为了拓展健康型产品线,百事可能要收购益生菌饮料公司
「这世界」在全国出柜日那天,有一群人说出了自己出柜的经历
设计师替梦龙雪糕走了一次秀,设计有点生硬|上海时装周
木制灯,不知为何有一种童话的感觉|这个设计了不起

相关经验

相关知识